中国时报社论停止羞辱 务实推动年金改革_Q墅生活_申慱亚洲66876_奔驰AMGGT63
主页 > Q墅生活 >中国时报社论停止羞辱 务实推动年金改革 >

中国时报社论停止羞辱 务实推动年金改革

2020年04月27日 来源:http://www.499sblive.com

中国时报27日社论--停止羞辱 务实推动年金改革,全文如下:

 为抗议年金改革走向清算政治,由全国教育产业工会与陆军官校校友总会发起,动员多个军、公、教、劳等团体,将在9月3日于凯达格兰大道上举办号召10万人的「反汙名、要尊严─向军人致敬大游行」,藉以向政府表达年金改革的荒谬,这意味历经长期的羞辱,这群原本安静、稳定的族群终于忍无可忍,要走上街头表达抗议了!

 从「反汙名、要尊严」的主诉求即可看出,这些团体并非反对年金改革,而是抗议藉着「年金改革」名义,透过种种手段将他们汙名化!许多军公教无怨无悔奉献一生青春岁月,临退休之际却沦为被改革的对象,瞬间被描绘成既得利益者,甚至被打成「全民公敌」,裁减他们的退休俸之外,还要羞辱他们,试问他们怎会不愤怒?

 年金改革其实早从马政府时代即启动,这项改革议程的启动,很大一部分原因并非缘于年金制度本身有什幺重大缺失,而是缘于政经结构的变动。过去几年台湾伴随着经济成长趋缓,薪资成长停滞,所得差距扩大,政府财政困窘,加上人口老化,退休人口激增,年金议题就这幺无形中被放大了!相对地,如果没有前述那些结构因素,不会有人想去改革年金制度。

 当然,也就是缘于这些外在因素的变化,年金制度也确实有它很大的调整空间,如提拨比例,如退抚基金的操作等,只要符合比例原则、公平原则乃至信任原则,相信绝大多数军公教人员不会反对合理的年金改革,毕竟若是因为庞大年金支出拖垮了财政,届时根本发不出年金,连吵都没得吵了。希腊的殷鉴不远,怎幺让合理的年金制度永续下去,才是正办!

 问题在于现今的年金议题,根本不是在寻求「改革」,而是在操作「斗争」!利用离退休的军公教人员作为「替罪羊」,运作「分配不公」的相对剥夺感,作为转移政绩不彰的焦点,譬如放大某些特例,硬拿其与劳工待遇相对比等,煽起整个社会敌视军公教退休人员,让那些没领到退休金的弱势劳工,以及那些薪资低廉的职场新鲜人有个仇恨的对象!更直白地说,就是藉由製造社会内部矛盾,来掩饰政府的无能!

 说得再坦白一些,拿这群人开刀,对蔡政府而言政治成本最低!第一,这群人本来就很温驯,他们平日很少发声;第二,这群人政治动员能量低,玩不过那些善于搞抗争的运动团体;第三,这群人大多偏年长世代,在网路声量上本来就是绝对弱势;第四,这群人传统上支持蓝营较多,修理他们既伤不了自己的票源,还有巩固基本盘的作用;第五,台湾社会对年金刻板印象早就存在,操作起来非常容易。

 检视上述理由,就不难理解,为什幺蔡政府才刚上台,待改革的事项千头万绪,兴利的作为一桩也不推,却偏偏先挑年金改革作为首要之务,而且迅速将之政治化。光总统府筹组的「国家年金改革委员会」,就纳入了不少根本敌视年金制度的运动人士,再加上网路上的持续延烧,全国军公教人士彷彿瞬间成为台湾进步的绊脚石,要改革非得要从他们身上先开刀不可!

 如果大砍军公教的年金,能够帮助台湾摆脱困局,降低财政赤字,真的让大家从此以后过得幸福快乐的日子,那也就罢了,问题是,可能吗?以蔡政府目前看得到吃不到的产业发展蓝图,确定会看坏的两岸关係、形同空中楼阁的新南向政策等,可预见经济成长还会探底,薪资水平不可能提升,政府财政更会吃紧,砍了军公教年金,除了加速台湾向下沉沦,让更多人有相对剥夺感之外,根本不会改变什幺!届时怎幺办,再製造一个新的「替罪羊」,作为社会不满的出气口吗?

 蔡英文在公开谈话中,曾不只一次强调,分裂不是政治的本质,冲突不是获胜的方式,还呼吁政治人物应该带着人民一起追求可以超越对立的历史契机。但观察她这几个月的作为,拿军公教作为分配正义的祭品,拿国民党党产作为转型正义的祭品,冲突与对立的氛围愈见升高,瞧不出哪一点有「超越对立」的格局,国民党反正早被打趴了,军公教也顺利成为全民公敌了,下一阶段政绩不彰,还要製造谁当敌人呢? 
上一篇:
下一篇: